郑钤丹普陀峪东陵被盗后,读宝熙《东陵日记》发现关于慈禧的大秘密-历史解密坊

郑钤丹普陀峪东陵被盗后,读宝熙《东陵日记》发现关于慈禧的大秘密-历史解密坊

郑钤丹挖坟掘墓,绝对是臭名昭著的行为,特别是在“视死若生、遵先敬祖”的国内,更的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的暴行。慈禧的普陀峪东陵是被孙殿英率部所盗挖,这事儿已有定论,可是在1928年的时候,由于孙殿英善于浑水摸鱼,他枪毙了十多名到清东陵盗墓的土匪,然后将盗墓的责任嫁祸给了这几个死匪,接下来,孙殿英用大量的冥资堵住了民国官吏,以及各地军阀的嘴巴后,他甚至一度洗白了自己。

孙殿英盗墓后,爱新觉罗?宝熙等人奉溥仪之命,他领着一行人,坐着烧木材和煤炭的汽车,从天津出发,直奔位于遵化的清西陵和清东陵。
他们的目的有两个,一个是装殓乾隆和慈禧的遗体。第二个,找到必要的证物,然后到法院告盗墓贼一状。
爱新觉罗?宝熙是谁?他生于1871年,系出名门,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五子豫通亲王多铎的九世孙,他是光绪十八年进士,有才学,工书法,善写诗,他还做过山西学政,后任学部侍郎,溥仪的内务府大臣,民国后,他还任过总统府顾问等职。

宝熙在到东陵装殓乾隆和慈禧太后遗骨的同时,还写了一部记录其敛骨过程的《宝熙日记》,在这部世人少见,非常珍贵的日记中,透漏了一些关于东陵盗案不为人知的情节和细节。
1:七月初五日(8月19日)(宝熙日记下略)
黎明起,申正至裕陵园内,前员外郎和仲平寓所,房地宽敞,行馆最宜。饭后即诣裕陵、菩陀峪定东陵宝城查勘盗掘之迹。见琉璃影壁之下,砖石翻动,又复填砌不齐,势非开视不可。
“见琉璃影壁之下,砖石翻动,又复填砌不齐”一句,已经说明:孙殿英对盗墓现场做了伪装,只不过时间匆忙,伪装做的不彻底。由此可见,孙殿英等人绝非鲁莽蛮干之徒。
2:七月初六日(8月20日)

在景陵陵寝门内,拾得军长柴云升、旅长韩大保名片各一张,均豫省人也。
在寝门内能找到柴云升和韩大保的名片,孙殿英的保密和伪装措施做得也太粗糙了。
3:七月初十日(8月24日)
早晴。午至菩陀峪地宫隧道,蛇行而入,见石床下梓宫欹侧而立,金色外椁劈毁,椁置于西北隅,上覆片板,启视则慈禧玉体在焉。侧卧其中,左手搭于背上,发未散。上衣附体之衣已去,面与身发酵,生白毛及寸,盖盗掘日期始于五月十七,讫于五月廿四日。玉体暴露于梓宫外者四旬有余,地宫潮湿,天然蒸热,以至成此状况也。即传妇差覆以黄绸,置未毁朱棺于石床,然后以黄缎褥紧束玉体,缓缓移转正面。面色灰白,两目深陷成黑洞,唇以下有破痕。

昔日不可一世的慈禧,如今浑身白毛,上衣不见了,两目深陷成洞,嘴唇破裂,其惨状可想而知!宝熙作为清朝的遗老遗少,下笔自然会为慈禧太后掩饰,故此,慈禧太后遗体真实的惨状,觉得还要更厉害一点!
4:七月十五日(8月29日)
薄暮访文化维持会会员徐森玉、常维君一谈。二君以在马兰镇城门左侧所影照谭温江本年七月一日告示一纸相惠。本日于地宫内拾得工兵营所用铁尖锄一。又有人将镇上张贴本年六月间军长孙魁元、七月七日旅长韩大保安民布告各一纸揭来,一并留存,以为证据。
谭温江孙魁元(孙殿英)和韩大保的告示就是他们驻兵东陵的证据,而地宫中的盗墓工具,工兵用的铁尖锄更是不可抵赖的盗墓的铁证!孙殿英盗墓已经呼之欲出!
5:七月十六日(8月30日)
(裕陵地宫)幸将高宗元首及后妃颅骨全行觅得,其四体百骸,则十不存五。推原其故,由于匪军盗掘争取葬物之时,以致遗骸毁伤脱落,其后继以本地土匪入内践踏多次,又攫取泥中各物,承诸筐筥出,就河水滤之,故零碎骨殖遗失尤多,竟无从捡拾矣。
孙殿英盗墓,并不是造成乾隆皇帝遗骨造成无可弥补毁损的罪魁祸首,孙殿英撤走后,本地的流民、土匪进入裕陵地宫,他们将地宫中混合着枯骨的淤泥用筐抬出,放到河水中进行淘洗,那些零散的骨骸自然被丢弃在河水中,乾隆的骨骸,也就彻底散失了!

6:七月十七日(8月31日)
午前至裕陵地宫,看梓宫、金棺上盖漆口贴金,将次工毕,遂命洒扫石床,掩闭三道石门。地宫泉水仍复上出不止,欲筹补救之法,舍用土填塞,无他途。
用土堵漏,根本就是在糊弄鬼!遗老遗少的心态,缺钱的囧态,以及敷衍的态度可令人一目了然。
宝熙在《日记》中,曾经比较详细地记载了他们从天津出发到了遵化,然后给乾隆和慈禧重新敛葬之后,再从遵化回到天津的过程!
宝熙一行人从天津出发的日子是七月初四日(1928年8月18日),他们的队伍一共70多个,分乘小汽车十、大汽车五。嗣以行李过多,又加雇大汽车一。
可是出发的第二日,便开始下雨,他们在时雨时晴的工作环境中,先找来抽水机,抽出了裕陵地宫中的雨水,并先后为乾隆和慈禧进行了第二次敛葬。
宝熙等人工作了两个星期左右,也就是七月十九日(9月2日)开始返回天津。宝熙在日记中写道:



宝熙一行人直到9月8日,才在大雨如注,泥泞塞车,危险莫名的环境中,回到了天津。

如果换句迷信的话,老天爷这样折腾是想干什么——那是不满意这帮为慈禧第二次敛葬的遗老遗少的行为。
当时大清末年,民不聊生,可是慈禧竟不顾天意,竟将大清国库三分之一的财富,都葬到了地下,如果用民意来说东陵被盗案,那恐怕只有两个字,那就是——活该,而助纣为虐的清廷的遗老遗少们,受到了狂风暴雨、冰雹山洪等的“天罚”……

本文由 admin发表。转载请注明出处(郑钤丹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5158.html
郑钤丹

热议话题

0人讨论

热文